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54章 发现一具男尸

第0454章 发现一具男尸

公安局的三五辆警车并排停在清水绿堤,把周围群众全部驱散。
  
  幸好现在智能手机还不普及,能照相、录像的也不清楚,而且还没有后世宣传速度极快的朋友圈和微博,如今老百姓口口相传,传播的速度还能慢一些。
  
  现在时段,公安局里还没有刑事技术实验室,所以尸体被安置在了县医院的停尸房里,法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尸检,才将报告递交给在外面久久等候的刘宁臣手中,还不忘补充一句,绝对是凶杀。
  
  刘宁臣看着手中的尸检报告,也不由得心慌!
  
  脸上的溃烂不仅仅因为水中长期浸泡,还因为被锋利之物划了二三十刀的伤痕,背后的一大块皮肉也被割了下来,双手双脚也都被挑断了筋,十指指头的肉被割,舌头也被割了,不过最致命的还是腿部大动脉和刺入心脏的尖锐硬物,估计是一把二十公分左右的短刀。
  
  而且看这尸体的体貌特征被完全损坏,已然是无法查清楚被害人的身份了,不过在报告后面却看到说尸体背后是有纹身的,虽然背部的皮被割了一大块,但连在肋下处还留有少许,能看得出来应该是个龙吟虎啸之类较为霸气的纹身。
  
  “刘副局,这手段太残忍了,会不会是黑社会组织的凶杀?”
  
  法医好奇问了一句,见刘宁臣摇摇头,也知道自己不该多问,淡然耸肩,转身离去。
  
  停尸房门口只剩刘宁臣一人,一遍遍重复看着手中的尸检报告,忍不住再次呢喃,“法医和警局都无法判断被害人的身份,大鹏怎么会知道这人是雷赛?不行,得赶紧找大鹏问清楚……”
  
  给申大鹏打了电话询问所在之后,刘宁臣便亲自驾车赶往了小荷塘火锅,不过却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又打了电话,不多时,申大鹏便从火锅店出来,与唐老板几人道别之后,才钻进了刘宁臣的车里。
  
  “刘哥,查的怎么样了?”
  
  看着刘宁车窘迫与沉默,申大鹏也知道肯定没查出什么,把手里拎着的一小包塑料的递给了主驾的刘宁臣,“这是我在河池里钓鱼时发现的,雷赛的金项链。”
  
  “你就凭借这个判定被害人是雷赛?太武断了吧?”
  
  刘宁臣打开袋子,的确看到缠绕在树枝上是一条金项链,不过却摇了摇头:
  
  “被害人所有能验明身份的依据都被毁掉了,只剩肋下还带有一小片的纹身,单凭你发现的金项链,不能验证身份,大鹏,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怎么知道河池里有尸体的?”
  
  “凭这条项链猜测而已,若不是猜测,我直接就找你了,也不必找磊哥。”
  
  申大鹏听到被害人验明身份的特征都被毁掉,也是有些感叹!
  
  这帮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而且心思也是缜密,只不过倒是忘记了这条项链,亦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沉入河里的项链会被一只王八吃进肚里,还说巧不巧的被钓了上来。
  
  “大鹏,周成民已经把经济诈骗的案子全都交代了,也已经签字画押,就算你现在找出了雷赛的尸体,也只能增加他的罪行而已,根本救不了他!”
  
  郭磊所言不虚,雷赛作为周成民的同谋,如今凄惨的留下一具尸体,那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周成民,若是找不出其他证据,只怕周成民又会凭空多一条杀人灭口的罪状。
  
  “这也是我没让磊哥直接报警的原因,现在只有我也不能万分肯定人就是雷赛,所以我希望刘哥能帮帮周成民,也权当帮我,当然,我不是说周成民一定是冤枉的,但至少我要调查个明白。”
  
  申大鹏也不希望让刘宁臣为难,但突然出现了雷赛的尸体,无异于对已经定下的案子提供了诸多疑点,他不说十分了解周成民,但也清楚,周成民就算有些商人的把戏与心思,但也绝对不会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也不想冤枉一个好人,但现在都无法证实这具尸体的身份,自然也就无法将其牵扯到经济诈骗的案子当中!”
  
  刘宁臣把装着金项链的塑料袋收好,如今这也算是一个间接能够证明死尸的证据,只不过还需要有更多的人证物证。
  
  “刘哥,你陪我去一趟梨树门,找几个人……”
  
  “梨树门?你姥姥家?”
  
  刘宁臣有些茫然,不知道申大鹏想要搞什么鬼,不过还是加大了油门,一路前行,直奔梨树门而去。
  
  对于警察办案来说,就好比行军打仗,时间就是生命,是警察的生命,也可能是嫌疑犯和证人的生命。
  
  松白大厦顶层最里面的一间隐秘包房,平时连朱家兄弟都不能进入的地方,此时朱家兄弟和黄彬却是在里面,似是在等什么消息,也像在等人,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下,满是烟雾缭绕,围绕着三张满布愁云的脸庞。
  
  朱神兵脸色难看至极,在包房里来回踱步不停,时不时打开房门看看走廊,再回到窗边看看楼下街道,始终无法安定。
  
  而向来冷静的朱神佑此时也是脸色阴晴不定,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似乎是想用吸烟的动作来隐藏胸口因紧张而带来的起伏,但眼角肌肉不受控制的冲动,还是将强装镇定的二人给出卖了。
  
  黄彬也同样阴着脸,但却独自坐在一旁的沙发角落,并未见太多的担忧之色。
  
  “哐啷。”
  
  包房门被大力推开,撞在了墙壁上,足可见力道之大,也能证明来人的急切心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
  
  朱神佑赶忙起身让出了沙发上的位置。
  
  但朱淳哪有心思坐下,冷眼扫视着屋里的三个后辈。
  
  “今天下午清水绿堤北边的河池里打捞出一具尸体,现在有人谣传是雷赛,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给了雷赛一笔钱让他到南方跑路了吗?这尸体是谁?”
  
  “大伯,我们刚开始的确是想给他一笔钱了事,谁成想这小子不识好歹,开口就是要千万,这整个工业园区咱们家才分多少钱,哪能给他啊,结果他就威胁我们,说是要把事情全都捅到县里、市里,我们没办法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