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804章 浪费了美景

第0804章 浪费了美景

王雨莹收起了烦闷的表情,望着眼前相距几米而已的男生,深深呼吸着北方冬季干燥的寒冷空气,直到深入肺腔与颅腔后感到微微刺痛和冰凉,才让她恢复了清明,大力吐出的白雾哈气好似烦恼,随风飘远,却注定无法消逝。
  
  “雨莹,我了解你妹妹的脾气,也知道你的性格,一天天无聊的工作,辛苦你了,而且,等小姨和小姨夫结了婚以后,你还会更累,如果觉得辛苦就说出来,很多事情可以雇用人才,不是非要亲力亲为……”
  
  “得,打住吧!你天天就想着怎么剥削压迫我们这些劳动阶层,我和小姨好不容易把一家破公司稳住脚跟,如今欣欣向荣,前景可期了,你就要把我来剔除管理层?你这个黑心的独裁者、资本家,我才不会遂了你的愿呢!”
  
  王雨莹大步流星朝着车子走去,经过申大鹏旁边的时候,还用肩膀蛮横的撞了申大鹏,有心为之,力道不大不小,也差点将脚下打滑的申大鹏撞到。
  
  幸好申大鹏身手敏捷,扎着马步稳住了身形,瞥了眼王雨莹高挑细长的背影,嘴里得意的啧啧声响,见王雨莹没有回来继续为难,乐得其所的继续录制DV,最后画面定格在了西南方向,只是崇山峻岭,却愣愣看的出神。
  
  红林市的经济相对落后是既成事实,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凭借生态园区就有所提升,如今公司把整个生态园一期工程全部揽入手中,为的不仅仅是在省内博得一个好的名声威望,而是要名利双收。
  
  在申大鹏前世的记忆中,红林市的确有过关于生态园区的项目开发,也曾在电视、报纸做过相应的宣传,但结局似乎并不尽如人意,一两年之后,就再也没听到过相应的报道,估计是变成了单纯的生态食物工厂聚集地。
  
  没了相关的消息,也就是说,申大鹏并不知道生态园区最后变成了什么样,不过红林市最终也没获得什么国家级旅游景点的称号,估计旅游行业、酒店别墅都是没有的事情,那么,如今想要操作,结局又会如何?
  
  一个从未开发过的农田荒地、山峦河流,纵使风景再怎样秀丽、环境再如何优美,想要让大众从一无所知到欣然向往,总需要一个过程,或许绵延缓慢,或者一炮而红,亦或者始终不被接受。
  
  申大鹏既然想要伸手操作,就不会允许第三种情况的发生,而且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更不可能让生态园区耗费他几年的精力和资金,所以,园区内旅游景点的项目,要么不开工,只要是开园面对大众,一定要想个绝佳的点子。
  
  至于刚才他几次询问关于家庭式别墅是应该销售还是租赁,其实是他担心公司资金问题,作为房地产行业,销售是最快回笼资金和降低资金投入的方法,如果能以期房的形式把部分别墅销售,预付款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就算是公司打算做别墅销售,又怎样才能让人们甘愿放弃城市的便利,选择在这样一个荒芜地界花大价钱买房产呢?
  
  其实说眼前的土地荒芜都算好听了,说的直接或者难听一点,根本就是鸟不拉屎、未经开发的荒地,有钱人也并非人人都是土豪暴发户,既然能够赚到钱,至少说明人家不傻,单单凭着自然美景这一点优势,绝对无法打动足够的消费者。
  
  斜阳泛黄,在山与天的交接处踟躇不愿落下,余晖洒在倾覆的白雪之上,仿佛盖了一层金黄的纱幔,黄白交错,树影叠叠,几只不懂南迁过冬,又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空中叽喳,景色由静改为动态,又平添了几分别致。
  
  申大鹏DV机中最后一个镜头停在头顶,寒冬的低温没有打败他,却击败了他手中的DV机,低温下的电储量不足,几声滴滴警告,不等犹豫就自动关机了。
  
  不经意瞥见远处河畔边似乎有野兔在觅食,赶忙掏出手机录像,可惜像素实在太低,手机屏幕中,除了白茫茫就是茫茫白,根本看不清楚那只警惕四周的可爱野兔,只得长吁短叹的将DV机装好,感慨一句,“浪费了美景!”
  
  宝马车在路上左躲右避,幸好从生态园区回是红林市里的这段路并不艰难,可是纵使开车的周成民技术不错,仍是无法避免颠簸。
  
  申大鹏一路少言寡语,大部分时间都是愣神看着窗外荒凉的白雪与农田,大家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也可能是坐一天的车有些乏了,都识趣的没有打扰他。
  
  李泽宇更是过分的睡着了,呼噜声扰的王雨莹心烦意乱,却没能打扰到申大鹏,最后还是王雨莹不满的轻轻扇了一巴掌,李泽宇才从梦想中恍惚醒来,睁开眼迷茫的眨了眨,“嗯?到市里了吗?那个……光明路上富阳烧烤,去那吃吧。”
  
  “吃吃……吃你个大脑袋,你口水都淌出来了。”王雨莹假意嫌弃的往旁边凑了凑,还不忘演的好似真有口水一般,在李泽宇的衣服上蹭了蹭手。
  
  “啊?嗞溜,啧啧!”李泽宇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并没发现有口水,这才意识到被耍,不过他又不敢因为被吵醒跟王雨莹耍脾气,只能继续保持相对憨厚老实的笑容,偷偷在心里嘀咕几句有的没的牢骚。
  
  刘凤霞把一切尽收眼底,微微一笑,感慨年轻真好,不过眼神却忍不住看向申大鹏,自己这个外甥,今天的表现总觉得有点奇怪,作为一个成年人,她心里有些猜测,但是车里人多,不方便询问。
  
  刘凤霞看着外甥的样子有点心疼,明明是应该享受青春、洋溢希望的年纪,却要为了公司发展而步步为营的思虑,还有那段说不清道不明、又没办法兑现的爱恋,着实太折磨人了。
  
  刚才与曹新民见面,至始至终都没有提到关于曹梦媛的现状,甚至连‘曹梦媛’三个字都没有提及,那得是怎样的小心翼翼,又得是多么的诚惶诚恐,无法相见已是心中苦楚,连说都不能说,岂不是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