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三国隐侯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噩耗

第四百六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噩耗

<>最快更新三国隐侯最新章节!
  
  
  
  “父亲啊~~孩儿对不住你啊……苍天啊!啊~~”
  
  悲愤交加的痛哭声骤然刺破苍穹,曹操颤抖着身子,弯着腰,双目通红的瞪着殿下报信的将士。.org
  
  “曹老太爷被贼人杀害了!”群臣听到这个消息皆是一愣,紧跟着就见曹操哀嚎痛哭了起来。
  
  “死了?”宁容心中嘀咕一声,曹操的父亲去世了?那接下来就是要讨伐徐州了?唉!自己记得好像不是这个时间吧!
  
  痛哭声打断了宁容的沉思,抬头望着那昏倒在血泊中的将士,赶紧挥挥手,吩咐医官抬下去救治。
  
  “爹啊……是儿子不孝!儿子对不起你啊……”
  
  宁容瞅着众将士愤慨的神色,自己的面色平静。
  
  “诸位……还是先行退出大殿吧!”荀彧瞅着曹操痛哭的神色,哀嚎中仿佛已经失去你分寸,现在也不是讨论讨伐李確,郭祀等贼的事情了。
  
  唉!
  
  众臣纷纷点头,缓慢的退出了大殿,荀彧走在最后,轻轻的把殿门关了起来,只是瞅着他似掩非掩的样子,宁容仿佛知道了什么。
  
  “这贼人真是罪该万死!千刀万剐,以曹老叔父在天之灵!”曹洪愤恨的举着拳头,发誓般低吼道。
  
  “哼!狗贼!”夏侯渊脾气火爆,一拳砸在了大殿柱子之上,嘭的一声,右手流出来鲜血。
  
  “……”其他曹氏,夏侯氏的将军,听闻这个噩耗,各个磨拳擦掌想要杀进徐州,报仇雪恨。
  
  “苍天啊……”
  
  曹操悲愤的声音令人闻着伤心,听着落泪,得到消息的丁夫人满脸焦急的匆匆而来的,见到曹洪等人这般,又听到曹操殿内传来的声音,又伤心的急匆匆而去。
  
  很快,整个镇东将军府缟素一片,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噩耗,胆颤心惊的低着头不敢大声出气,压抑的气氛犹如一阵狂风向着许昌城传去。
  
  唉!
  
  荀彧叹口气,转身瞅着面色不变的宁容,郭嘉,戏志才三人,明显与对面的几位义愤填膺的将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致远,奉孝,志才,你们三人这是?”荀彧沉着眸子,低声询问道。
  
  “嗯?”戏志才耳朵一动,听着曹操的哭天喊地的悲伤之声,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文若心中已有沟壑,又何必来问我?”郭嘉说话随便了许多,小口灌了口酒,继续道,“只是可惜了马腾和韩遂的好意了,主公本就有心取司州,占洛阳,如此屯兵函谷关之外,尚能分李確,郭祀贼势,如今吗~~只怕徐州才是主公盘里的硬菜吧!”
  
  宁容点点头,赞同郭嘉的观点,一代枭雄曹操,岂是那种贪图安逸享受之人,经过半年的修养生息,如今曹操心中那颗野心又开始躁动了起来。
  
  只是……新年伊始,他曹孟德也不敢触众怒而妄动干戈,恰巧马腾和韩遂的檄文传来,这让他枯寂的心瞬间长上了翅膀,一双老谋的眼眸已经瞄准了司州。
  
  但是,事情往往不是那么尽人意,总是在你最犹豫不决之时,仿佛一柄大锤咚的一声砸在了你的头上。
  
  “司州之地首善洛阳,此地二百年帝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星光灿烂,瑞气直射牛斗之虚,实乃大汉之精华所在。
  
  然而,自董贼迁帝都于长安,数十日的汹汹烈火已经把洛阳炼化,而附近百姓也是狼狈逃窜,不堪其苦!
  
  主公欲出兵攻占司州,想必也是抱着蚊子虽小也是肉的缘故,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徐州竟然送到了嘴边,只是可惜了……”
  
  唉!
  
  宁容翻着白眼瞅着荀彧,最后一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曹老太爷才是最可惜的,自己本可以避免此事的!
  
  “嗯?”
  
  想到这,宁容突然心中一动,转而冲着对面的曹洪问道:“子廉,曹老太爷怎么会来许昌?”
  
  “致远,你……你还不知道,前些天主公祭祖之时,想到老太爷尚孤苦伶仃在外独居,就派人送信,想把老太爷接到许昌养老,昨天尚还接到老太爷来信,说已到了徐州,不想今日就……就……”
  
  曹洪双眸通红,哽咽着解释道,鼻子不断抽搐,看样子很是伤心。
  
  “俺小时候,老太爷对俺最是亲厚,那年的兔子肉最好吃……唔~~”
  
  提起那儿时的回忆,曹洪更加的伤心了,瞅着谁都像是一只兔子。
  
  哼!
  
  说什么孤苦伶仃,这才是废话,按照曹嵩那贪图享受的守财奴的性子,府中没有个几房小妾,宁容是不信的。而这次若不是家财万贯舍弃不下,也就不会召开杀身之祸,更何况……
  
  他其实清楚,曹操这位枭雄和自己的便宜父亲并没有多少感情,若说这会痛哭伤心那必定不是假的,可若说是过度难过,那也自然不会。
  
  曹操虽然出生在官宦世家,但是他并不得自己父亲的喜爱,曹操的父亲曹嵩本是宦官曹腾的养子,而曹腾历侍四代皇帝,有一定的名望,直到汉桓帝时被封为费亭侯,后来曹嵩就继承了曹腾的侯爵,在汉灵帝时官至太尉。
  
  如此,曹操就成了真正的官二代了,也因此和袁绍等人成为了好伙伴,这些人任性好侠,放荡不羁,而曹操更是机智警敏,有随机权衡应变之能力,然而其不修品行,不研究学习,所以当时的人不认为他有什么特别的才能,也因此他不召曹嵩待见。
  
  后来,随着曹操的年纪渐大,整日里舞刀弄棒,痴人说梦的想效法霍骠骑封狼居胥,最不济也要做个征西将军,平定塞北胡族。成就一番伟业。
  
  而这一切都被曹嵩看到眼里,越发的因为曹操的表现感到丢人,于是,曹嵩便动用关系,举曹操为孝廉,入京都洛阳为郎。不久,就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
  
  曹嵩当时的想法,大概只是想给儿子找个饭碗,让他不至于坐吃山空,可是,洛阳为东汉都城,是皇亲贵戚聚居之地,很难治理。而曹操更是因为得到人生第一个官职,自然满怀大志的要做出一番成就来,于是曹操一到职,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道,“有犯禁者,皆棒杀之”。
  
  俗话说,不到帝都不知道官小,你曹操是官二代,我侄子还是皇帝帝宠幸的宦官蹇硕呢!于是乎,蹇图根本不把曹操放在眼里,拒不执行宵禁的命令。
  
  哼!曹操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把蹇图用五色棒处死。
  
  嚯!这下子曹操可捅了马蜂窝了,许多的当朝权贵开始对曹操仇视了,曹嵩得到消息后,气的够呛,不过终究是自己的儿子,没办法,花钱动用关系,直接把曹操扔到调顿丘做县令去了,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