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重生我的1999 > 第102章 怪你

第102章 怪你


  苏醒付了钱,挑了手机号,也不需要身份证,过程很简单,几分钟就完事儿,往卡里一次充了三百块钱。
  话费还是挺贵的,五六毛钱一分钟,接电话还要钱,多充一些也省的麻烦。
  “你这个同学到底什么来历,买手机也太干脆了一些吧,前后不过两分钟,就看了一眼,一下就选定了。”苏醒在店里左看右看的时候,齐云涛抽空跟徐恒聊天。
  “他家里开了店子,就在学校外面的快餐店,不差钱。”徐恒说。
  “不差钱也没有这么爽快的,就不怕被骗吗,几千块钱的东西,不是小数目。”齐云涛说。
  “你多收钱了?”徐恒听出了话外的意思,“他是我同学,跟我关系很好,你不要坑他。”
  “你这话怎么说的,就是旁的人过来,我也不会坑人,何况是你带过来的同学,我怎么会坑人,这个手机我就赚了几十块钱。”齐云涛将手机卡塞进了手机里,到了苏醒身边,“同学,话费已经跟你充好了,手机卡也装进了手机里,可以打电话了。”
  “麻烦了。”苏醒接过手机。
  “以后在手机方面有什么需求尽管来找我,要是对手机的这个外壳颜色不满意,也可以到我这里来换,不用徐恒带你过来,我也给你算优惠的价钱。”齐云涛说。
  “好的。”苏醒点头。
  “你现在准备到哪去,回寝室吗?”出了店子,苏醒问徐恒。
  “不回寝室了,直接回家。”徐恒摇头,“要不要到我家里去玩一会儿,我家买了电脑,到我家去玩电脑?我家里还有小霸王,很多游戏卡,我俩可以一起玩魂斗罗。”
  “不了。”苏醒摇头,“你家在市里有房子?”
  “有。”徐恒点头,“去年刚买的,上学的时候才搬过来,就在三品相,离着也不远,走过去十多分钟。我爸妈都在做生意,白天不在家,要不到我家去吧,我俩可以玩个痛快。”
  “我真的还有事。”游戏玩的多了,其实也就那个样,这个东西,就像是女人一样,没尝过的时候日思夜想,尝过了,索然无味,游戏玩的太多了,苏醒早就过了迷恋的时期,“你家在市里有房子,怎么放假的时候不见你回去?也不用在学校宿舍里面住吧,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家,在家里住不比在宿舍住要好一些?”
  “在家里住哪有在宿舍住舒服,宿舍里人多热闹一些,在家就只有我一个人,无聊的很,每天晚上放学了还要跑来跑去,麻烦。”徐恒不认同苏醒的话,“你真的不去我家?”
  “不去了。”徐恒的话让苏醒想到了一些事,不犹的笑了。
  “你笑什么?”徐恒没弄懂苏醒的笑点。
  “宿舍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所以你超喜欢宿舍?”苏醒带着笑,看着徐恒。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徐恒很认同,“这个很好笑吗?”
  “不好笑,我笑点低。”苏醒憋着,“好的,快回去吧。”
  “行,那我走了。”徐恒往另一边走了。
  苏醒拿着手机,没有急着坐车回去,给涂军拨了一个电话:“你再给我送一些奶茶的原料过来吧,明天就要。”
  “你谁呀?”涂军没有听出苏醒的声音。
  “我苏醒,鄂市的,在万联旁边开了一家奶茶店。”苏醒说。
  “不用解释那么多,我听出来了。你买手机了?”涂军关心的是这个。
  “刚买的。”苏醒点头,“明天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够送些原料过来?”
  “开奶茶店真赚钱,我这累死累活的赚不了几个钱,你开了奶茶店,这才多久的时间,就买得起手机了。”涂军心里似乎有些不平衡,“上次不是才给你送了原料过去吗?怎么这么快就用完了,生意也太好了一些吧。”
  “我生意好还不好吗?我生意好,才能够从你那里多进货,你才好赚钱。”诺基亚手机的声音很大,苏醒听的很清楚,“不是万联旁边的那一家奶茶店,我在市高级中学西门外又开了一家奶茶店,已经装修好了,就等着原料了。”
  智能手机用起来方便,但是也有一些缺点,耗电量大,声音比较小,给听力不怎么好的人用,很被嫌弃。
  很多时候,哪怕是听力好的人,置身在嘈杂的地方,智能手机的音量根本达不到提醒的程度。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单独适合给老人用的智能手机。
  字体放大了,音量也调高了。
  老年人用手机,就这两个要求,音量一定要大,电池电量一定要经用。
  “行,没有问题,我明天有时间。”涂军应了下来,“明天早上大概十点钟左右的时候,就能够将原料给你送过去。”
  挂了电话,苏醒将手机揣进了兜里,准备坐车回去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人:“杨姐,你怎么在这儿?”
  杨文迪拿着相机,就站在苏醒前面不远的地方,正在拍照。
  “苏醒。”看到了苏醒,杨文迪也显得有些兴奋,“怎么放假了你没有回去?我在这里拍一些素材,准备做新闻资料用的。”
  “上周回去了,这次就不回去了。”苏醒说,“周末了,你们做记者的不放假吗?”
  “你以为记得很轻松啊,这么热的天,我还要顶着太阳在外面采访,人都晒黑了一圈。”杨文迪的确变黑了一些,“每天都有任务,要是出不了新闻稿,会被领导批评,一点自由都没有。”
  “没想过换个行业吗?”苏醒说。
  “做记者虽然辛苦,但是我是在市台里面工作,好歹也属于有编制的,换了工作能够往哪里去?我在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这个,辛苦是辛苦了一些,但是我挺喜欢做这个。”杨文迪又拍了几张照片,“你是不是要回学校,走,我跟你一起。”
  “你跟我一起去学校干什么?”苏醒有些奇怪。
  “最近有人投诉,说你们学校外面垃圾很多,环境卫生变差了,台里让我对这个事情关注一下。”车来了,杨文迪拿出了公交车卡,刷了两下,拉着苏醒到了后面坐着,“这个事还得怪你。”
  “怎么怪我了?”苏醒抽回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