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重生我的1999 > 第333章 京城的天

第333章 京城的天

走的京广线,西站。
  
  “我就先四处去转一转了,你也忙自己的事,后面有了结果,再联系。”挤出火车站,苏玉锦问苏醒。
  
  “行。”苏醒点头。
  
  才上高一,苏醒这个身份跟着苏玉锦去不太合适,她一个人比两个人或许还要方便些。
  
  和苏玉锦分开之后,苏醒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放假都好些天了,终于想着要给我打电话了?”电话打给童望君家里,童望君接了电话。
  
  苏醒似乎听出了一些幽怨:“手上的事情有些忙,你在家里怎么样,这么久没给你打电话,是不是很无聊?”
  
  “是呀,我好无聊,没有你在身边我无聊透顶,每天都不知道做什么事情才好。”童望君和苏醒开着玩笑。
  
  “那你也太可怜了。”苏醒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和童望君慢慢的聊着。
  
  “的确很可怜,要不你可怜可怜我,过来陪我出去走一走,转一转,让我不这么无聊?”童望君说。
  
  “可以,没问题,告诉我你家里的地址,我过去找你。”苏醒点头。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情好多了,哪怕你说的是假话,不过也能够让人感觉到开心,我马上要出去了,等回来的时候再打电话给你。”童望君有事要出去。
  
  “出去玩,带上我。”苏醒说。
  
  “你要能来,我倒可以带你去见识见识。”童望君说,“等过完年,过完年你如果来,我就带你去转转,故宫,长城都可以。”
  
  “故宫长城有什么好看的?”这几个地方苏醒早就去过了,看一遍,了却心愿也就可以了,再去一遍其实没必要。
  
  比起故宫长城,苏醒更愿意去四合院这样比较具有时代气息,又贴近现实生活的地方,重要的是去了故宫,去了长城只能够看一看,即便你有钱也买不下来。
  
  但四合院不一样,有钱能够买一套。
  
  重活一世,苏醒有几个简单的想法。
  
  在南面的海边买一套别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天冷了还能过冬。
  
  在京城来一套四合院,等将来天气炎热了,可以到这边来避暑,找个藤椅往上面一躺,边上再来点茶水,吹着徐风,喝着凉茶,享受京城大户人家的小资生活,舒服惬意。
  
  “这些地方你不想去,想去别的地方也行,你过来了我就给你当向导,但是你过不来。”童望君说,“只能想想。”
  
  “谁跟你说我过不来的,我现在就在京城。”苏醒说。
  
  “你别骗我了。”童望君不信。
  
  “没骗你,我刚出火车站就给你打个电话。”苏醒说。
  
  电话那边童望君沉默了一下:“真的?”
  
  “真的。”苏醒点头。
  
  “你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的,还是我去找你,你把你的位置跟我说一下。”童望君说。
  
  “我就在火车站外面的这个公交车站这,西站。”苏醒说,“边上有一个卖糖葫芦的小摊贩。”
  
  “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过来。”童望君立刻挂了电话。
  
  苏醒将手机放回兜里,四处看了看,时间还早。
  
  在火车站周围走了一圈,看到有卖玉石的,苏醒多瞧两眼,但是没下手,这些东西早些年还能够看一看,买一买,可现在没有必要了,关键苏醒对这方面又不了解,知道能够一本万利,但是轻易的去碰多半会血本无归。
  
  哲学,艺术之类的专业,适合富人。
  
  古董,字画,玉器,同样也多适合富人去玩。
  
  空气的质量还不错,比苏醒前世来京城的那会儿要好多了,呼吸的时候还算痛快,没感觉到多少灰尘烟雾。
  
  可惜这种状况维持不了多久,毕竟是首都,经济又在快速发展,以此作为牺牲的就是环境。
  
  重工业都在这一块,人口密集,汽车数量又在不断加大,苏醒能够看到今后京城的天会是什么一种状态,但是却无力改变。
  
  苏醒心情有点复杂,抬头看着蓝天,久久无语。
  
  有些时候苏醒在怀疑,这样的代价真的值吗?经济的发展真的要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而且不只是牺牲环境的问题,包括这么多人的健康问题也都在牺牲的范围内。
  
  国外的经验教训已经那么深刻了,可最后轮到自己又走一遍老路子,就是不长记性。
  
  就像公交车一样,乘客闹事,殴打司机,拉扯司机,甚至抢夺方向盘,发生了事故,只是拘留五六天罚,几百块钱完事,也不想着主动去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
  
  或许一直抱着侥幸的心思,想着这种事毕竟是小概率事件,不会经常发生,发生了就忍耐一下?
  
  可最终的结果就是更加重大悲剧的发生。
  
  每一次改变都得要以血淋淋的生命作为代价,校车如此,奶粉如此,环境同样如此。
  
  “京城的蓝天有什么不一样吗?”童望君走了过来。
  
  “多看看,说不定以后就看不见了。”苏醒转过身,“你瘦了点。”
  
  “回来的时候,我妈还说我胖了。我过来有一会儿了,发现你一直盯着天,蓝天怎么会消失?”童望说,“走吧,我带你去转一转。”
  
  “你等会儿。”苏醒到卖糖葫芦的地方买了两串糖葫芦,一串你递给童望君。
  
  两人一起坐公交,在后面找了只有两人坐的位置坐着。
  
  “怎么会突然想着到京城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吗?还是来旅游的?”童望君问苏醒。
  
  “我就不能够特意过来找你?”苏醒咬下一粒山楂。
  
  糖葫芦的美味永远只存在四五岁的时候,这会儿再吃糖葫芦,能够感觉到美好的也就是回忆,真实口感并没有多好吃。
  
  “怎么可能,这么远的路,坐火车得要坐一晚上才能够过来,你怎么会特意过来找我,而且马上要春节了,你不在家过春节跑来找我干什么?”童望君摇头。
  
  “春节还有十多天,不急。”苏醒说,“你打算带我到哪里去转一转?对了,刚才你不是说自己有事吗,会不会耽误你的事。你要是很忙,可以先不用管我,忙你自己的事情,我自己随意的走一走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