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重生我的1999 > 第558章 他现在有的忙了

第558章 他现在有的忙了


      “哥,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说一声。这是我同学,你要吃糖葫芦吗?”苏然将手里咬了一颗的糖葫芦串儿送到苏醒嘴边,“吃一口吧,很好吃的,酸酸甜甜。”
  
      “这个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就是山楂外面裹了一层糖。”苏醒摆头,“少吃点,吃多了牙齿会坏掉。”
  
      “你不吃我吃。”苏然咬的脆响,三两口就将嘴里裹着糖的山楂吃掉,又咬下一颗,津津有味。
  
      “多少钱?”苏醒掏出钱包,问卖糖葫芦的小贩。
  
      “钱我已经付了。”和苏然一起的男生说。
  
      “用不着,谢谢你。”苏醒掏出十块钱,递给小贩,指了一下苏然,“她手里的糖葫芦我来出钱。”
  
      “小本生意,5毛钱一串,你给这么大的钱,不好找。”小贩早就收了钱,现在见到苏醒给10块钱,不怎么想收。
  
      “那就再拿一串,正好一块钱,你不会连9块钱的零钱都没有吧?”苏醒执意。
  
      见苏醒坚持,小贩没得办法,从兜里掏出一把钱一块一块的钱给苏醒:“我这零钱都是为了找钱才揣在兜里的,这会全部都给你了,等会别人再来买都不好找钱。”
  
      “不管好不好找钱,你做生意,我买东西付钱,你总得把钱找给我,要么就不做这个生意。”苏醒说,“做生意得要为顾客考虑,不是为了你自己,这样生意才能够做大,没有那么多零钱,找个地方换一换不就行了?”
  
      收了找的钱,苏醒拉着苏然到车上。
  
      “哥,你干什么?我和我同学聊天,他请我吃糖葫芦,你刚要付钱买糖葫芦就应该把他的那份钱出了。”苏然冲外面的男生招手,“上学了我们再聊。”
  
      “你俩什么关系?”苏醒问苏然。
  
      “同学呀,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他和我一个名字叫张充。”苏然说,“我们两个约着出来玩,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巧。”
  
      苏然趴在座椅上,抱住苏醒的脖子:“哥,你这次又给我带了什么礼物?”
  
      “礼物的事情先放一放。”苏醒拿开苏然的手,“你在后面坐好,还有一个月就中考,现在跑出来玩,还是和一个男生?你不觉得应该好好的跟我解释解释吗?”
  
      “大考大玩,小考小玩,学习那么紧张,你总不能不让我放松一下吧?”苏然说,“初中三年的课本我都已经复习了三遍,试卷做了好多,有半米来高,中考肯定没有问题。”
  
      “你别岔开问题,我刚才问你和那个男生是什么关系,不是问你他叫什么名字。”苏醒差点被苏然绕进去,“你给我老实回答,别嬉皮笑脸的。”
  
      “我跟他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没有别的关系,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然又吃了一口糖葫芦。
  
      苏醒仔细看着苏然,苏然眼神清澈,没有躲闪,说的应该是真的。
  
      “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就好,以后想要吃什么东西自己付钱,不要让别人掏钱,特别是男生,知不知道?”苏然训苏然,“还有,放假了不用到学校去上课,适当的放松一下,这个的确是应该的,但是不能够单独和男生出来,你以往不是一直和小锦在一起吗?怎么这次没有和她一起?”
  
      “她爷爷去世了,心情一直不怎么好,上一次考试成绩下降了一些,以往每次都能够拿到全校第一,前几次只是进了前10,有一次甚至还跌落了前10。”苏然说,“我不好打扰她,又安慰不好她,就一个人跑出来了,我也不是和张充私自见面,我知道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担心我和张充谈恋爱吗?”
  
      “你知道就好。”苏醒说,“你才上初中,这个时候不准谈恋爱,哪怕往后到了高中也不行,上了大学或许还能够考虑考虑,明不明白?”
  
      “你真是老顽固,我们班上有不少人谈的恋爱。”苏然说。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苏醒认真的看着苏然,“你给我发誓,初中的时候不准谈恋爱,高中也不准谈。”
  
      “我不跟你说了,你就是老顽固。”苏然要下车,“我妈刚才说要回去,我去找她。”
  
      苏然跑下车,过了一会儿拉着王春兰回来,王春兰手里还提了一些水果。
  
      “怎么回来了也不知道提前打个电话说一声。”王春兰将水果放到车上,“等我一会儿,我去买点菜。”
  
      “一起去吧。”苏醒下车,关好车门,和王春兰,苏然三个人一起到菜市场,买了点鱼丸子,莲藕,再有两斤排骨,加上其它的一些菜。
  
      三个人又坐回车里。
  
      “这莲藕也不知道行不行。”王春兰担心买的藕,“煨汤用的藕一定要面,脆藕只适合炒菜。”
  
      “你都做了这么多年的饭菜,脆藕还是面藕应该分得出来吧。”苏醒问。
  
      “不好分,有时候看着是面的,买回去都是脆的,煨的汤颜色都不变,不好吃。”王春兰说,“在这方面还是你爸厉害,你爸一看就知道是面藕还是脆藕。”
  
      “他现在有的忙了。”苏醒说,“当了村官,村子里面事情又多。”
  
      苏昌民最终还是当了村长,苏醒有跟家里打电话,苏昌民很忙,村子的果园,马桥湖的农家乐,包括养殖场,还有其他一些事情,非常多,有时候打电话给苏昌民,苏昌民说不了两句就要挂,甚至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苏昌民有时候还在学习。
  
      这样的改变是不曾有的,前一世苏昌民爱面子,心也比较敏感,在村子里虽然是老好人的形象,但实际比较害羞,别人找他帮忙,他没有问题,多半会帮,但要他去找别人帮忙,他一般不会开这个口。
  
      一直到老了,这种情况都没什么改变。
  
      说到底其实是底气的问题,没有出去工作,没有到外面开拓眼界,心里就没有底气,又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子,自然就不会找人帮忙,更不会安排人做什么事。
  
      这种性格的人别人都喜欢,可放大自家人身上,有点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