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战地记者之路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寻找埃兰

第二百六十三章 寻找埃兰


      中午饭吃的很快,毕竟凯尔有重要的活儿要干,所以不快不行。
  
      吃完饭的凯尔很快就穿上衣服出发了。啊,一路上凯尔都在重复和模仿着脑袋中的计划的画面,一找到他俩就把他俩拖上车,再一路弄到克洛家里去,最后再把他们全关在以恶屋子里。
  
      这样,很简单,大事成矣。
  
      凯尔在脑袋中策划的过程中,就已经赶到了克洛家前。
  
      克洛的家在三楼。凯尔如果想要把他弄下来,靠正当途径,也就是跟他老爹说是不可能的。
  
      凯尔想着,还是先去舞厅看看吧,如果能遇到埃兰那就好,当然,如果遇不到的话,那还是回来救克洛出去让他给自己带路吧。
  
      凯尔耸了耸肩膀,然后就冲向那个名为“交际之花”的舞厅。
  
      那个舞厅自己曾经去过,就是和埃兰克洛一起去的,那个时候自己还在上大学,老天,那个时候自己就是个纯纯正正真真实实的屁孩。
  
      不过仅是不同往日,凯尔见识过的,这些同龄人都没见过。凯尔做过的事,比如开枪杀人,在战火中奔跑,这些同龄人更是想都没想过。额,估计他们都能被吓瘫。
  
      凯尔笑了笑,凯尔一点也不觉得在越南待的那段时间是难熬的时光,当然,确实很难熬,不过凯尔在那里得到的比失去的多的多。得到了朋友,塞拉,德里希,卢瑟,朱立奇,拜科奇,布鲁斯。玛丽,摇滚乐团,还有悦莱。凯尔叹了口气,这些朋友可不是扎在伦敦的屋子里就能得到的。
  
      当然,得到的更多的还是勇气,当然,整天的在炮火中,生死的边缘徘徊,没有勇气的话早就挂掉了。还有忍耐力,当然,这个也是一个重点,毕竟一个个没有忍耐力的家伙是不可能在满是青蛙和毒蛇,并且温度超高的泥坑里带上一个星期的。
  
      老天,凯尔一想到那一个星期就感到恶心,老天爷。那可真不是好熬的。
  
      而且还有从外表上看出来的,那就是变的很强壮了,而且变的更加成熟了。
  
      现在的自己和毕业照里面的自己一相比,老天爷,这简直不是一个人嘛。
  
      当然,凯尔也失去了不少东西,比如幼稚,比如软弱的性格,比如优柔寡断。
  
      凯尔就感觉自己想是个涅槃重生了,自己还是自己,只不过变化有些大。
  
      凯尔耸了耸肩膀。这些事情最好留着以后再去想,现在自己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赶快找到埃兰。
  
      啊,这个家伙,他可真算是倒霉蛋中的幸运儿了,有像自己这么好的朋友,真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老天爷。凯尔一路飞驰到了“交际之花”舞厅。
  
      总算是到了,这里看起来倒是真的金碧辉煌,比以往,也就是凯尔几年前来的时候更加的绚丽多彩了。凯尔忍不住有些惊讶,不过凯尔惊讶的不是这个建筑有多么的华丽,而惊讶的是,这个华美的建筑是这个老板压榨了多少像埃兰和克洛那样的人的生命建造出来的。
  
      凯尔没有多想,就径直走了进去,当然,为了表示自己符合进出这个舞厅的人的形象,毕竟如果自己穿着一身正装戴着黑墨镜然后装成特工的样子是绝对不可能的,关键是那样太过于引人注目。所以凯尔又把夹克穿上墨镜戴上了。
  
      啊,这样看起来就社会多了,啊哈。
  
      凯尔就走了进去,啊,这里的人倒是真的很多。内部装饰也很多。
  
      应该说内部装饰很好,头顶上的大灯就像发射激光似的四处照射,还有几个大灯就像是电源出毛病似的一闪一明的,老天,凯尔当然知道,这就是舞厅的“时髦”之处嘛。
  
      这里的人很多,很多男男女女都抱在一起激吻和热舞。
  
      啊,在这里,白天是晚上,晚上也是晚上,这里的夜生活永远也不会结束。
  
      凯尔也装作走路很横的样子径直走向前台,然后说:“给我一杯茶。”
  
      “不好意思?”前台说。
  
      “抱歉,我是说,给我两罐啤酒。”凯尔咳嗽了两声,然后把声音压低说。
  
      “好的先生,马上就来。”前台说着就转身去拿酒。
  
      然后凯尔就把目光瞄准到人群之中,试图寻找自己的大学好友埃兰。
  
      “您的两罐啤酒先生。”前台把两罐啤酒放在了凯尔的面前。
  
      “谢谢。”凯尔说,“问你一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做埃兰的黑人。”
  
      “埃兰?没听说过。”前台说,“也许他在那群人里面跳舞,我是说如果,也许他还在楼上搂着女人睡觉呢。谁知道呢。”
  
      “也许这个能让你开口说话。”凯尔说着就拿出了一张五十美元。凯尔很确信,这个人一定知道埃兰,毕竟埃兰从这里工作过。
  
      “这个嘛”前台左顾右盼了一通,然后就偷偷的把五十美元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说真的,这些事情我们经理一般是不让说出去的。不过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
  
      “洗耳恭听。”凯尔说。
  
      “我们这里确实有一个叫埃兰的人,他也确实在这里工作,只不过他的工作和我们不一样,他的工作稍微特殊一点。”前台说。
  
      “什么工作?”凯尔问。
  
      “这个嘛我只能说在楼上,只不过这个工作我不能说。”前台说。
  
      “那这个呢。”凯尔说着又拿出五十美元。
  
      “抱歉先生,这个真的无可奉告了。”前台说,“如果您想要知道,就只能亲自去看了。”
  
      凯尔瞪了前台一眼就准备前往二楼。
  
      “哎哎哎,等等先生,我的封口费呢。”前台说。
  
      “封口费?闻所未闻。”凯尔说。
  
      “您一定不希望我把您打听埃兰的事情告诉我们的经理或者老板吧?”前台说,“凯尔先生?”
  
      “你知道我?”凯尔惊讶的说。
  
      “每个来我们呢店里的人我们都有记录。”前台说,“嗯凯尔先生,啊哈,上次您来的时候是是三年前。”
  
      “老天。”凯尔拍了拍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