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病态占有 > 27
联系人还一个都没有呢……
  
  时温将手机号输入,想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便备注“时温”。
  
  “好了。”输入完,时温指指王婷,“你要班长的手机号吗?班里有什么事你可以问她。”
  王婷刚到,包子吃一半,听到这话差点噎到。
  
  陈迟想也没想,冷淡两个字:“不要。”
  时温打定主意让他敞开心扉,多交朋友。
  “我给你存一下吧,可能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呢?或者哪天我没带手机有什么急事需要你打电话呢?”
  她声音放柔,近乎“哄”。
  
  陈迟掀了掀眼睫,想到她恼羞时软糯的声音,顺着本能反应说:“你个撒娇。”
  
  少年清冽的眉眼一闪而过的邪气。
  
  时温还要说的话被他堵了回去。
  “什么?”
  
  陈迟移开眼,面色看不出变化,口吻随意自然,“哦,就是觉得,你撒娇声音肯定很好听。”
  
  时温:??!
  
  时温脸红了。
  仿佛被人烫了下耳朵,热度从耳垂燃到脸颊。她憋不出话,别过头,手撑着一边脑袋挡住脸。
  什么啊……这人真的是不会交朋友。
  对所有人冷淡无视,如果不是她主动,他肯定一个朋友都没。
  现在有她这一个朋友,占有欲又强,而且还不知道保持距离,她好歹是个女生……
  
  陈迟眼尖看到她泛红的耳垂,眸色微暗。
  像石榴一样。
  想捏。
  
  时温咬了下唇。
  那……是不是因为太粘人,时暖受不了?
  时暖的确不像是喜欢粘人又占有欲强的。
  所以,上一世,是时暖要摆脱,他不愿意放手,才会同归于尽炸学校的?
  
  她越想越头疼。
  占有欲这东西有没有天生的原因?
  那她怎么改变未来的悲剧?
  
  感觉脸上热意降下去,时温发现还没把手机还给他。
  快速放下手,快速还给他,一句话也没说,也没心思说。
  
  陈迟看到她仍有些粉扑扑的脸颊,微不可察地挑了下唇。接过手机,看到她输入的备注,皱下眉,顺手改成了——
  【温温】
  
  -
  
  化学课。
  时温收了乱七八糟的心思,一边听课,一边瞄旁边的陈迟。
  
  他没有睡觉,一只手支着下巴,校服袖子下滑,露出的手腕冷白瘦削。
  他歪着头,扫几眼黑板,须臾,又看看书本。神情散散淡淡,时不时不耐皱下眉头,跟李荣几个有钱不乐意听讲的纨绔子弟一个模样。
  
  时温也不知道该不该松口气。
  他不学化学,那他就没机会像上一世,自己研制化学武器炸学校。
  可他不学化学,他那么好的天赋多可惜。
  而且他完全不懂生活自理,身上遍体鳞伤不处理还喜欢洗澡,不吃饭睡眠作息紊乱,家里是有钱,可却放任他没成年就一个人住,生病也不关心他……
  
  时温按了按太阳穴,觉得头还是疼,忍不住挠挠头发。
  
  “有不会的?”陈迟睨见她这样子,抿唇,隔着走道拉住她的胳膊。
  “这么抓不疼?”
  “不会的我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