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 > 236 这两人在谈恋爱?

236 这两人在谈恋爱?


  
      三瓶液下去,康宝妍情况好转了很多,头不烧了,人也精神了,只是脚上的包依然肿胀淤青。
  
      蒋南山看着她的脚,“我怎么觉得,你脚好像又肿了一圈。”
  
      “是啊。”康宝妍也看了自己一眼,“有点严重。”
  
      “我让医生给你看看。”蒋南山把这个诊所的医生叫来给康宝妍看看脚。
  
      医生说:“应该是闷到了,你后面不穿鞋子观察一下。”
  
      “学校不让穿拖鞋的啊。”康宝妍神态忧愁,这样会影响班貌评分的。
  
      “管他肯不肯?受伤了,还让人穿?万一脚要是瘸了,学校负责?”蒋南山这位大少爷,脾气冲得很。
  
      康宝妍拉他的袖子,“你先别那么生气。”
  
      “我没生气,我说的是事实,等下你回家休息,我去帮你跟班主任说。”
  
      “我不太想回去。”这个时间点回去,婶婶肯定要骂死她。
  
      “为什么?你脚受伤了啊。”
  
      “要不你先去上课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再走。”
  
      蒋南山犹豫了一下,低眸问她,“是不是你婶婶,要骂你?”
  
      她“嗯”了一下,语气轻轻。
  
      蒋南山想了想,“走吧,我送你去个地方。”
  
      “哪里?”
  
      “知知家。”知知的母亲虽然软弱,但是很好说话,也喜欢他们这个小鬼。
  
      蒋南山送康宝妍过去,吴妈妈在学习桌上跟常叔一块喝茶,偶尔她说几句话,常叔拿一块白板起来回答。
  
      “宝妍,你这是怎么了?”两人进屋,吴妈妈问了一句。
  
      蒋南山说:“吴姨,宝妍在附近扭到脚了,想在你这里休息一下,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吴妈妈的假肢现在还在制作中,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她看着宝妍,“宝妍,你伤得重不重?”
  
      “还好。”康宝妍穿着双拖鞋,是蒋南山刚给她买的,被他扶着,坐到了椅子上。
  
      吴妈妈赶紧说:“去里屋做啊,里面凉快点。”
  
      天气渐渐热了,吴家开了后院的门,所以里屋会比外面凉快。
  
      康宝妍被扶了进去,坐在其中一张木沙发上,蒋南山帮她把电风扇打开,说:“你在这写作业吧,脚受伤了晚上也别过去给我弟补课了,我会帮你跟他说一声的。”
  
      “好。”
  
      *
  
      早上课上到一半,陆焉识的电话就响了。
  
      台上的老班在滔滔不绝。
  
      陆焉识管都没有管他,把电话拿出来,贴在耳边,“喂。”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陆焉识点点头,“知道了,下午准时到。”
  
      “喂!那边那个,陆焉识同学……”台上的老班点名叫他。
  
      全班目光聚了过来。
  
      陆焉识的手上还拿着手机,并没有心虚的样子,脸色平淡地对电话说:“嗯,可以的。”
  
      “焉识同学!”老板再次喊他,语气轻柔,“老师在叫你,你听见了没有?”
  
      “我在接电话。”陆焉识不耐烦地回了老班一句,继续听电话。
  
      吴知枝:“……”
  
      这小子依然这么大逆不道。
  
      虽然吧,这段时间改变了很多,但其实也没改变什么,他本质上的特点还是根深蒂固,依然我行我素,只是比起以前,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一直到讲完电话,他才掀起眼眸,颇有压迫感地望了老班一眼,“您有什么事?”
  
      这个您字,虽是敬语,却讲得极其大逆不道。
  
      “……”老班一脸猪肝色,“没,就是叫你上来给同学们讲讲这题。”
  
      “不讲!”很干脆的拒绝。
  
      “焉识同学,老师不是在求你,老师这是在给你表现的机会。”老班试图说服他。
  
      陆焉识依然是那张面无表情脸,轻哼一声,高傲的不理人了。
  
      这个傲娇货!
  
      老班:“……青弈!你来讲。”
  
      “啊?”被无缘无故点名的洋妞懵了,哭丧着脸,“老班,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他不去,让我来买单?我不去。”
  
      老班:“……你这群小萝卜头,怎么都这么犟?”
  
      “老班,我这不是犟,我这是不会啊。”蒋青弈也是无奈,“你要是让我讲点武侠故事,我还行,要是物理题,算了,您饶了我吧。”
  
      “……”老班这人吧,好说话是好说话,就是太没有地位了点。
  
      为了给自己找回点尊严,他的视线在班里梭巡了一圈。
  
      吴知枝立刻扭开头,假装认真的看书。
  
      老班叹了口气,点名他的御用学霸,“许文静,你来讲。”
  
      “是!”吵杂的学习环境中,终于站起了一朵‘出淤泥而不染’肯买老班账的学习花了。
  
      许文静手里拿着教科书,站姿挺拔。
  
      老班说:“文静啊,你来讲讲老师刚才说的那题。”
  
      “好的。”许文静拿起桌上,声音清甜,就是没人在听,都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吴知枝一脸无奈,“刚才谁打电话给你?”
  
      “老金。”
  
      “谁?”
  
      “篮球队的教练,他说下午学校有一场友谊联赛,让我们中午去集合。”
  
      “哦。”吴知枝点头。
  
      “你来看吧,估计你弟也在,第一场比赛。”
  
      “几点?”
  
      “一点开始,40分钟。”高中篮球赛,一般就40分钟,NBA是48分钟。
  
      “那不得逃课了?”
  
      “所以?”他挑眉,“来不来?”
  
      吴知枝咧嘴一笑,“当然来了。”
  
      在二班念书,最好的运气就是碰上了老班这样的老师,哪怕有事逃个课,他也会宽容体谅。
  
      *
  
      午饭时间,所有篮球队员被召集在篮球馆里,今天学校为他们准备了午餐。
  
      牛奶,鸡肉,火腿,鸡蛋,面包,优格,果酱,蔬菜……还有一箱箱的矿泉水,巧克力,应有尽有。
  
      陆焉识,蒋青弈和吴知枝三个人到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到了,餐点是自助的,摆在一个个大盘子里,需要多少就拿多少。
  
      贺希言跟苏北坐在一块,一人一个铁餐盘,动作斯文地吃着。
  
      “哟呵,这两人连体婴吧?走到哪都粘一块。”篮球队里的叶樊咬了口鸡蛋,发出一声轻笑。
  
      众人听到叶樊的笑声,看了过去。
  
      吴知枝跟在陆焉识身后,长长的头发梳得乱七八糟的,妆容更是让人看了就直皱眉头。
  
      这个女的每天都来,大家都认识,哑巴吴桐的姐姐,队长蒋南山的朋友,陆焉识的……大家倒是说不准这两人的关系了。
  
      叶繁看着两人,陶语然说这两人在偷偷谈恋爱,叫他在篮球队里多观察观察。
  
      “什么连体婴?知枝是来看她弟弟比赛的,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苏北不爽叶繁的话,扭头瞪他。
  
      “我没乱说呀,他们两确实走到哪都呆在一块,不信你问问大家,她是跟着陆焉识的时间多,还是跟着她弟弟的时间多,本来就看着不正常,这两,连去洗手间都是一快的。”叶繁继续笑。
  
      苏北冷下脸孔,“哦,你怎么知道?跟踪人家了?”
  
      叶繁一愣,掩饰道:“我哪那么闲啊。”
  
      “知道自己不闲就别成天学那些女人嚼舌根,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算了吧,叶繁,少说两句,免得得罪人。”这几个替补队员,教练看中得很,他们可不敢得罪,况且,人家还是大学霸,要真得罪了,学校那些美眉不得撕了他们?
  
      “切!”叶繁说了一句,表情讪讪。
  
      陆焉识走过来,放下了书包,最贱的叶繁说了一句,“她你女朋友啊?”
  
      指吴知枝。
  
      陆焉识看了他一眼,其实刚才叶繁的话他都听见了,只不过当做空气,还很和颜悦色地对他笑了一下,“当然不是,知知是来看她弟弟比赛的。”
  
      一般他这么笑,就是很生气了,这不合群的少年有个特点,一般他满脸烦躁的时候,并不是真的生气,到了他笑得很和颜悦色的时候,就是在思索坏主意了。
  
      那话吴知枝也听到了,所以她心虚地没有走过去,而是走到吴桐那里去了,关心了自己弟弟几句。
  
      苏北的视线从她进来就一直追随她身上,一等她坐下,就把包子塞进嘴里,对贺希言说:“我吃饱了,过去跟知枝说几句话。”
  
      这个拒绝了他两次的坏蛋知枝,一点都不懂得跟男生保持距离,她肯定不知道,现在学校都在传她跟陆焉识的关系了,四面八方那些暗恋陆焉识的小婊砸都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如果她真跟陆焉识谈恋爱了,学校到时候肯定是留‘状元’开除‘害群之马’的。
  
      ------题外话------
  
      终于写完四更了,好赶啊,要去忙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