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都市之至尊魔主 > 第一百章 那只是他的其中一个身份而已

第一百章 那只是他的其中一个身份而已


  蛇哥顿时吓得七窍生烟,身体仿佛被施了定身术般,彻底僵硬了。
  周围的那些混混更是倒退了好几步,一个惊恐的看着吕梁。
  枪?
  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本来还嚣张不可一世的蛇哥狠狠吞了一口唾沫:“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吕梁笑吟吟问道:“你的人不但撞了人,还想讹诈,既然你这个当大哥的不想管教,那我就替你管教管教。”
  说完,抢口忽然右移。
  砰。
  伴随着一声抢响。
  孙龙应声倒地。
  鲜血溅了王青一脸。
  滴滴答答,王青胯下湿黄一片,双腿打摆子般哆嗦不止,当时就吓尿了。
  扑通。
  蛇哥直接跪倒在地,脑袋重重地磕在地上:“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这件事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
  躲藏在最后面的李梅母子吓得目瞪口呆。
  他们心里一阵后怕。
  刚才他们一个劲讥讽叶凌天,却没想到叶凌天手底下竟然有人有抢。
  如果叶凌天生气的话,他们……
  看了孙龙的尸体一眼,李梅吓得倒抽了一口气,差点没晕过去。
  吴岳赶紧扶住李梅,大气不敢喘一口。
  “一个小时内,一辆新车,还有一百万现金,你亲自送上门。”吕梁灿烂笑着,吹了吹抢口:“如果你敢耍手段……”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蛇哥连连摆手,哪里敢废话半句?
  动不动就杀人,对方根本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啊。
  回去的路上,吴山跟林芸都显得局促不安。
  虽然吴山受伤并不算重,但毕竟手上脸上都是血。
  这辆劳斯莱斯辆一看就价格不菲,而且还是新的,一不小心就会弄脏了。
  吴山坐在车上,如坐针毡。
  “小天,我,我没事,要不我下去自己走吧。”吴山紧张地看着叶凌天。
  “姑夫,没事的,你老老实实坐着就行。”
  叶凌天吩咐吕梁开车,中途连看都没看一眼李梅母子。
  尽管如此,李梅母子却愈发害怕。
  本以为这些年来叶凌天在外面肯定混得不好,可现在看来,连蛇哥都跪在面前,如果叶凌天真的追究的话,他们母子恐怕得彻底玩完。
  “妈,那,那个叶凌天究竟是干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啊,你没听那个拿抢的好像叫他什么老大呢?”
  “老大?”吴岳闻言,心中古怪,偷偷打量着叶凌天跟吕梁。
  先不说叶凌天,那个吕梁的气势一看就不俗,杀人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这种人,肯定杀人如麻,以前还不知道杀过多少人呢。
  这种人,叫叶凌天为老大……
  “妈,怎么办,我,我怕。”吴岳哆哆嗦嗦,连站都快站不起来了。
  “应,应该没事吧?”李梅脸色发白,颤声道:“毕竟我们跟你大娘家是亲戚,他叶凌天就算是再小心眼,也不至于对我们怎么样吧?”
  嘴上说着这话,但李梅自己都不相信。
  劳斯莱斯车上,一阵沉默。
  无论是林芸还是吴山,都对叶凌天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用消防斧砸车。
  开抢杀人。
  无论哪一样,在他们的眼中,都是泼天的大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叶凌天的表现太过平淡,平淡到仿佛吃饭喝水那般简单。
  “小天,这些年……”林芸终于忍不住了,还是开口问道。
  叶凌天知道林芸在担心自己,笑笑:“姑,自从林家大火之后,我坠入悬崖,后来加入了恶魔岛。”
  “恶,恶魔岛?”林芸对这三个字显然很陌生,吃惊道:“那是什么地方?”
  “阿姨,那可是好地方呢。嘿嘿,老大现在可厉害了,不仅是恶魔岛,就算是偌大的地球,都没有人敢不给老大面子呢。”正在开车的吕梁忽然间开口,吓得林芸夫妇二人一哆嗦:“你,你可别乱说。”
  “嘿嘿,阿姨,如果不好理解的话,您也可以称为西境大统帅。”
  “大,大统帅?”林芸跟吴山感觉呼吸都窒息了,震惊地盯着叶凌天。
  大统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巅峰人物,那可是他们仰望都没有资格的存在啊。
  可现在,这个人就在自己面前。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仅仅是叶凌天其中一个身份而已。
  叶凌天斜了吕梁一眼:“就你话多。”
  吕梁咧嘴大笑:“阿姨他们又不是外人。”
  回到家后,林芸拿出一些家中常备的消毒水,给吴山稍微消了一下毒,然后包扎了一下。
  终于有时间跟叶凌天坐在一起好好谈了。
  还没等叶凌天开口,福伯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吴山:“吴老弟,你还认得我吗?”
  吴山怪异地打量着福伯。
  已经七年没见过了,而且,上一次福伯来的时候还是晚上,吴山夫妇对福伯印象已经很淡了。
  “我是福伯啊。”见对方摇头,福伯脱口说了自己的身份:“五年之前,老爷被火烧之前,我,我带着一个铁盒来到了这里。”
  “福伯?”吴山夫妇惊呼一声:“你,你是那个福伯?”
  “是啊。”叶凌天接话道:“姑姑,姑夫,其实这一次我回来,是想看看当年福伯带来的那个盒子。”
  吴山夫妇相互对视了两眼。
  “我去拿。”林芸站了起来,进到里屋,抱住一个红色的木箱。
  木箱是当初林芸出嫁时装贵重嫁妆用的,这些年她一直留着。
  木箱外面锁着一把大锁。
  林芸从自己腰间贴身的口袋里将钥匙拿了出来,打开木箱之后,里面层层叠叠装着很多的衣物。
  林芸一件件将衣物全部翻了出来,在箱子的最底下拿出一块灰布包裹的东西。
  灰布看起来有些年岁了。
  林芸颤巍巍将灰布包裹的东西放在了叶凌天面前:“当年,你父亲也曾提过这个东西,不过我没见过。他出事之前,让福伯把这个东西拿到这我里,让我好生保管,如果有机会交给你。这些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有打开过,今天,算是物归原主了。”
  叶凌天怔怔地盯着灰布包裹。
  抬手将包裹打开。。
  足足开了三层,才显出里面的铁盒。
  铁盒锈迹斑斑,材质看起来倒是普通,但上面却依稀可见刻着一条盘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