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725章 以兰黛儿为饵

第725章 以兰黛儿为饵


      叶慕兮和南宫墨初提着一串鱼回来,洞里已经燃起了篝火。
  
      兰黛儿双手搓的通红,气呼呼坐在篝火边。为了留在这里,她屈服了。
  
      第二天,三人开始伐木。
  
      七日后,两艘简陋的木筏做好了。
  
      “世子妃,荒岛我都找遍了,没有什么奇异的花草,多是寻常之物。”南宫墨初说道。
  
      叶慕兮沉思道,“海雾不侵扰荒岛,这荒岛上绝对有什么,是它的克星。应该是……”
  
      看着葱茏的草木,叶慕兮的眼神落在了成片的树林上。
  
      “这种树,是什么?”叶慕兮心念一动。
  
      南宫墨初看了一眼,摇摇头,“不认识。这树长得和寻常杉树一样,但是,这两天伐树做船的时候,发现它有一种淡淡的香味。满岛上都是,太普通了,要不是世子妃提醒,我倒是忘了它。”
  
      “一些沉香木有凝神静气之效,这树说不定就能令人保持清醒,不至于陷入幻觉?”叶慕兮分析道,摇摇头,“可惜了,要是宜娴在这,就能和我参谋参谋。”
  
      这几日,除了做两艘船,叶慕兮一直在找,岛上有什么东西克制海雾。
  
      不解决海雾的幻觉,他们根本离不开死岛。
  
      “正好,咱们的筏子就是以此木为料,墨初,我有一件事,拜托你。”叶慕兮望向南宫墨初。
  
      南宫墨初抱拳,“必当尽力。”
  
      一刻钟后,海面上多出了两艘船。其中一艘船两边,各绑着一株香杉树(荒岛上的无名树木),而兰黛儿坐在船上,手腕上系着一根麻绳。
  
      这麻绳是特意搓的,极其长。兰黛儿之前还纳闷叶慕兮弄这么长的麻绳干什么,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敢情是“钓鱼”。
  
      而自己就是饵。
  
      南宫墨初坐在另一艘船上,麻绳另一端系在他的船上。
  
      “兰黛儿,如果能成功,到时候离开死岛,我会带你一起。但你要是不配合,那我就不管你。落在海寇手中是什么下场,你知道。”叶慕兮盯着兰黛儿,冷冷说道。
  
      兰黛儿对海雾很是惧怕,“就不能让南宫墨初进去雾里,我在外面盯着吗?”
  
      “墨初遇到危险怎么办。”叶慕兮理所当然的语气。
  
      兰黛儿差点气哭了,那我呢?该死的,南宫墨初不过是一个下等人,叶慕兮竟然如此区别对待。
  
      不管兰黛儿有多不情愿,但只有依附叶慕兮,才能保全自己,不得不划着船向着海雾深处而去。tqr1
  
      “小心。”叶慕兮看着南宫墨初,说道。
  
      南宫墨初冲着她点点头,也划着船而去。南宫墨初的船停在死岛海域旁边,没有海雾的地方。而兰黛儿则是停在已被海雾笼罩的地方,彼此相距七八丈。
  
      船上备着干粮和水,如果兰黛儿在海雾中生活几天没事,那足以说明,香杉树确实有用。
  
      叶慕兮他们是进入雾幻海第三天才陷入幻觉,所以叶慕兮就以三日为限。
  
      两人以海螺为号。每隔一段时间,南宫墨初就会吹响海螺,兰黛儿听见声音,也要以海螺声相应。
  
      还有绑在兰黛儿手上的麻绳。如果真的陷入幻觉,这麻绳必然会动的异常,也能被及时发现。
  
      要是运气好,平安度过三日,那就最好了。
  
      ……
  
      南宫墨初看着抖动的麻绳,皱了皱眉头。
  
      自从进入雾幻海,兰黛儿就三番五次故意扯动麻绳。刚开始,南宫墨初还以为她陷入幻觉了,吹响海螺,结果对方很快就回应了一声。
  
      压根没事。
  
      兰黛儿其实就是一个人害怕。听到南宫墨初的海螺声,确定海上还有一个人,壮壮胆。
  
      “真是……”南宫墨初拿起海螺,吹响了起来。
  
      虽然很不满,兰黛儿这种没事就乱扯麻绳的行为,但他也没有玩忽职守。
  
      这可关系着大家能不能离开死岛。
  
      “呜呜——”
  
      海面没有传回兰黛儿的海螺声,南宫墨初心底一沉,又吹了一遍。
  
      还是没有声音。
  
      麻绳抖动的更厉害了。
  
      南宫墨初当机立断,拉起一旁的两根粗麻绳。这是拴在兰黛儿那艘船上的,一旦兰黛儿出现幻觉,先把船拉回来。
  
      如果拉回来,船上没人,再拉拴着兰黛儿的那根麻绳。
  
      一旦陷入幻觉,也许在南宫墨初拉回来之前,兰黛儿已经把自己弄死了。
  
      这就是危险之处。
  
      也是叶慕兮留她的原因。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船拉回来。兰黛儿还在船上,但是整个人神志不清,惊恐的大喊大叫,满船打滚。
  
      “看来失败了,还是陷入幻觉……”
  
      ……
  
      叶慕兮听着南宫墨初叙述着始末,黛眉蹙起,“没用吗?不应该啊,和海雾相克的,应该就是香杉树了。”
  
      “会不会是香杉树太少了?不够用,或者是咱们用的法子不对?比如沉香不是需要烧的吗?”南宫墨初认真分析道。
  
      叶慕兮眼神一亮,拍了拍他的肩膀,“墨初,你说的对。就是正确的药材,也要法子对了,才能治病。你说的不错,让我想想,明天咱们再试试。”
  
      又经历了一次恐怖的幻觉的兰黛儿,一听这话就炸了,“你们想怎么试都行,反正我不去!太可怕了!”
  
      幻觉非常真实,哪怕你知道自己会陷入幻觉,但是出现幻觉之后,就会忘了这是幻觉,尤其是幻觉里的疼痛,跟真实的一模一样。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受不了幻觉里的折磨,自杀。
  
      经历一次幻觉,简直比酷刑还残酷。
  
      “没有用处的东西,我会扔掉。”叶慕兮顺手一指,“你想去雾幻海,还是当海寇的玩物?”
  
      兰黛儿心底怨恨不已,但没敢再反驳。
  
      叶慕兮也没管她怎么想。两人本就是敌人,不付出一些代价,凭什么让敌人庇佑你?
  
      要不是需要一个饵,叶慕兮还真的不会管她。
  
      一连数日,叶慕兮想尽办法离开死岛,南宫墨初尽心尽力的配合,兰黛儿被折腾的苦不堪言。
  
      就这么折腾了一段时间,叶慕兮不得不承认,离开死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香杉树也许克制海雾,但怎么用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