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165章 坑爹的小柿子,炸

第1165章 坑爹的小柿子,炸


      第1165章坑爹的小柿子,炸
  
      帝都第一酒楼。
  
      一看见尊贵的五皇子莅临,小厮连忙迎上来,带到楼上雅座包厢。
  
      小柿子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四处打量,寻找那个坏人的身影。
  
      包厢门上都挂着一层流光溢彩的水晶帘,若是有要事商谈,里面还有一层门密封。不过寻常只是坐着吃饭,水晶帘遮挡已经足够。
  
      路过其中一间包厢,小柿子透过那水晶帘的缝隙,立即看见了熟悉的红衣身影。
  
      而他旁边坐着那黑裙女子不知道跟他说什么,隐约有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听得小柿子更加气鼓鼓了。
  
      这个抛妻弃子的坏蛋,竟然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
  
      哦不对,还不是抛妻,他是杀妻未遂,更可恶!
  
      小柿子磨牙嚯嚯,暗暗把这间包厢记下来了。
  
      他们去的包厢也不远,也就十几步,都在一条走廊上。月天涯把这里最贵最好的酒菜都点了一遍,丝毫不放过在小柿子面前献殷勤的机会。
  
      “熠儿,你看看菜单,想吃什么?口水鸡,还是炖猪蹄。”月天涯笑眯眯道。
  
      小柿子此时的心情却不在可口的美食上,黑白分明的眼眸忽闪忽闪,“天涯哥哥,你有没有晶爆弹?”
  
      “晶爆弹?”月天涯立即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枚价值千金的紫晶爆弹递给小家伙,“这个紫晶爆弹比晶爆弹威力更大,拿着防身。”
  
      他当然知道紫晶爆弹,这东西就是娘亲不小心都会被炸死,娘亲手中还有两个呢。
  
      万一不小心把那个坏蛋炸死了怎么办?
  
      那可不行。
  
      还是晶爆弹比较合适……
  
      “这个太危险了。娘亲说小孩子不可以拿这么危险的东西玩,我就想玩晶爆弹。”小团子奶声奶气说道。
  
      月天涯岂会拒绝他,立即就在储物戒里找了一会,摸出一枚晶爆弹,递给他,“好,熠儿真乖,这个给你玩,也要小心一点。”
  
      “熠儿知道!”小家伙拿到武器,开心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只有旁边的白空镜目不转睛盯着他,心想这小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把玩了晶爆弹一会儿,小柿子站起身说道,“天涯哥哥,小白哥哥,我要去茅厕!”
  
      “我带你去!”月天涯立即道。
  
      小柿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要!我自己可以,你们不准跟来,偷看我上茅厕,羞羞!”
  
      这话说的月天涯哭笑不得。
  
      我们这两个大人偷看你上茅厕?还不是怕你一个小孩不安全吗?
  
      说着,小柿子蹭蹭跑出包厢,月天涯被拒绝了陪同,但也不敢放任他一个人,立即让两个护卫在后面远远跟着。
  
      “殿下,在下也失陪一下。”白空镜却不放心。他深知这小家伙肯定是要搞事情了,跟着两个护卫压根不能起任何作用。
  
      ……
  
      雅座包厢里。
  
      “已经过去这么多天,整个帝都上至皇族下至百姓,都在寻找,却一无所获……”冥乐儿说道,“会不会根本就不在这里?”
  
      她问完好一会儿,却见南宫凛似乎思考入神一般,眼中还闪过了一丝古怪之色。
  
      “夜哥哥,你有听见我说话吗?”冥乐儿撅起小嘴。
  
      南宫凛回过神,但却没有理会她,只有眼角的余光,不经意扫了一眼水晶帘外面。
  
      因为天生九幽血脉之故,当熠儿踏入这间酒楼开始,南宫凛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小家伙以为自己跟踪水平好,没被发现,却不知道在南宫凛眼中,他就像一个行走的太阳,闪闪发光。
  
      小家伙上楼了。
  
      小家伙路过。
  
      小家伙到包厢坐下了。
  
      小家伙又出来了。
  
      小家伙……咦,怎么站在自己包厢门口?
  
      这就有点奇怪了。
  
      南宫凛的神念感应很强,虽然隔着一层水晶帘,但视线也能把小家伙看的清清楚楚。
  
      只见他猫在门旁边,粉雕玉琢的小脑袋,探头探脑。
  
      然后又换了一个姿势,趴在墙上,小耳朵靠着水晶帘,使劲儿偷听。
  
      南宫凛不自觉弯了弯唇角。
  
      “咦,夜哥哥你笑什么……”冥乐儿看见南宫凛竟然笑了,惊喜问道。
  
      自从认识他这么久,还没见他笑过。
  
      南宫凛脸上的线条又恢复了冰冷,“没什么。”
  
      注意力再次落在小家伙身上。
  
      就见他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偷看他,然后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哼,是你欺负娘亲在先的,我是有仇报仇,你活该!”小家伙嗖地一下扔出了晶爆弹。
  
      他倒是没把晶爆弹往南宫凛身上扔。
  
      这东西连自己娘亲都伤不到,自然伤不了他。
  
      那晶爆弹砰地一下撞在天花板上,瞬间,轰地一声,上好的天花顶炸的四分五裂,天花板直接轰破了一个洞,砖瓦木头稀里哗啦砸落下来。
  
      小家伙捂嘴偷笑。哼,敢欺负娘亲,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活埋!
  
      远远跟着小柿子的两个护卫看见这一幕,使劲儿揉揉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倒是追着出来的白空镜一把拉住他,“熠儿,你干什么?”
  
      “我路过啊。”小家伙一脸理直气壮。
  
      哗啦啦!
  
      南宫凛早就注意到熠儿,几乎就是看着他扔晶爆弹,砖石落下,刚刚靠近他就被他身上冒出来的幽冥鬼火噬灭,连灰尘都没染上一丝。
  
      坐在他旁边的冥乐儿就没这么好运了。刚反应过来,砖石已经落下来,虽然这些东西对她这个灵王强者来说,无关痛痒。
  
      但却在这一场“活埋”之中灰头土脸,头发上一堆木屑灰尘,白净的脸也变得黑漆漆,气的她登时火冒三丈:
  
      “谁!是谁!”
  
      冥乐儿一撩帘子出来,见一个男子牵着个小孩装作路过,从她面前走过去。
  
      “你给我站住!”冥乐儿的眼神四下一扫,就确定是他们作案。
  
      别人的距离根本来不及。
  
      白空镜当然不停,恨不得多生两只脚跑快一点,冥乐儿冷笑一声,指尖一点,一团森白色火焰化作一道火墙,挡在了白空镜面前。
  
      火墙迅速向着白空镜移动,逼着他步步后退。
  
      “你想干什么?”白空镜只得回过头,望向她问道。
  
      冥乐儿怒火中烧,“还问我干什么?看看你干的好事。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炸房子!”
  
      “跟我没关系,我们只是路过。”白空镜立即摇头,死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