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947章 秦王遇害,小团子救人

第1947章 秦王遇害,小团子救人

欧阳蕙从朝凰宫出来,温如卿在一旁候着,脸色有些复杂。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立即张贴皇榜,让所有人都知道,明日午时,处决白凤凰和萧洛衣。”
  
  温如卿一愣,“可这样,魔教极有可能要劫法场,到时候……”
  
  “我就是要等他们来。不然,怎么有借口,把凰廷也拖下水?”欧阳蕙淡淡反问,“凰廷自成一股势力,即便白凤凰死了,这股势力也还存在,足以影响朝政。凰廷,必须为我们所用。”
  
  温如卿点头,“我这就去办。”
  
  “如卿,你办的很好。”欧阳蕙冲着他微微一笑,“辛苦了。”
  
  ……
  
  秦王城,一座偏僻的别院。
  
  “少主,护法大人,这是刚刚张贴的皇榜!秦王这小儿,实在无耻!要不是教主,哪有他的今天,竟然卸磨杀驴!”探子拿着皇榜,怒道。
  
  白麟看着皇榜上的内容,眼中满是焦虑,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当时萧洛衣被抓,池奚立即就带他出宫,接着娘亲又被软禁,他倒是想营救,但怕火上浇油,不敢擅动,就等父王回来。
  
  可结果,父王竟然下了处死娘亲的诏令。
  
  不会的。
  
  父王不是这样的人。
  
  别说这是陷害,即便娘亲真的做了什么对不住父王的事,他怎么舍得对她下手。
  
  父王那么喜欢娘亲。还是他们一起想办法帮他追到的娘亲,他绝对不会这样。
  
  小花哥哥和毒姐姐都在大周,他们赶不过来,也来不及和他们商量,他必须沉着冷静,不然娘亲就真的完了。
  
  “兵分两路!”白麟握紧小拳头,认真说道,“你们立即召集所有在秦王城附近的人手,准备劫法场,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娘亲和萧师。”
  
  说着,看向池奚,“我们今晚去王宫,我要见父王,我要亲自问他。”
  
  “不可。教主已经被当成奸细,现在少主的身份也很尴尬,万一他们把您也抓了……”众教徒担心道。
  
  白麟摇摇头,“我是父王的儿子,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秦国朝臣,也不敢对我如何。之前藏起来,只是怕万一自己出事,成为娘亲的累赘。但如今娘亲身陷囹圄,我一定要救她!而且我不相信父王会杀娘亲,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
  
  说着,白麟交代道,“若是明日午时之前,我和池奚哥哥还没有回来,你们也不用管我们,按照计划营救娘亲和萧师。”
  
  众人虽然觉得少主此举冒险,但这里能阻止他的人,也就白凤凰和萧洛衣,都在牢里关着,只能领命。
  
  ……
  
  秦国,刑部密牢。
  
  “教主,你怎么也被抓进来了?秦王回来了吗?”萧洛衣看着隔壁的白凤凰,惊讶问道。
  
  “回来了。”白凤凰眉宇间闪过一丝忧虑,看着他,关切问道,“你怎么样?洛衣,对不起,因为我,你受苦了。”
  
  萧洛衣笑了笑,宽解她道,“我没事,我抗揍的很。而且从隔壁新来了一个重犯后,他们也就没有审讯我了。”
  
  萧洛衣是个硬骨头,十八般刑罚用上,他也不招。
  
  根本没用。审也白审。
  
  “当然不用审了。我都来了,白凤凰的罪名,已经坐实。”另一间的燕宜雅懒洋洋靠在墙壁上,说道,“你招不招,都不重要。反正你不招,在他们眼中,也是白凤凰指使。区别只是,差一个名正言顺,差一个证据确凿。”
  
  白凤凰盯着她,“真正出卖军情的人,是温如卿。对吗?”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燕宜雅滴水不漏,淡然挡了回来。
  
  “大周已经得了楚国,再得秦国,你们燕国是对手吗?燕少御这一步,走的什么乱棋?”
  
  燕宜雅笑眯眯看着她,说道,“你这么快就已经猜到幕后黑手了啊?聪明人会死的比较快喔。可能在王兄眼中,云亦城比赫连烬和你好对付吧。所以自然要把,最难缠的对手,先除掉。”
  
  大周幕后指使,温如卿里应外合,还有燕王配合。
  
  这天底下所有厉害的人物,全部聚在一起,陷害她,还真的看得起她。
  
  她输的一点都不冤。
  
  如今她只担心,当秦王得知一切真相,该是怎样的痛心。
  
  赫连烬,你为什么,不肯见我呢。
  
  哪怕见我一面也好啊。
  
  你还能,再信我一次吗?
  
  ……
  
  夜深,秦王寝宫。
  
  欧阳蕙坐在床榻边,看着那躺在榻上的男人,脸上满是担心。
  
  “秦王醒不过来,公主何必如此嘴脸,演戏也没有人欣赏。”薛清浅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冷笑。
  
  欧阳蕙回头看她,脸色沉了下来,“是你。”
  
  “因血瞳症的稀世罕见,它的弱点,就是医书也没有记载。但是,作为当年收养秦王的大周皇室,你们当然对他的病情,了如指掌。这世上知道天星草,能诱血瞳症发作,使他发狂的人,也就是你们、赛扁鹊和玄清。”
  
  “玄清替他挡了致命一箭,至今,生死未卜。赛扁鹊因为秦王的救命之恩,一直为他精心治疗,根本没有理由背叛他,而以他悬壶济世的秉性,也不会让小师弟制作如此歹毒的毒药。”
  
  “听闻,赵王如今正是在替公主效力。他的制毒水平,公主还满意吧?你们对外宣称秦王旧疾复发,不会以为这天下没有人看得出,他是中了天星草的毒吧?”
  
  欧阳蕙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杀机凛然。
  
  “以天星草配毒,绝非易事。它的气味浓郁,秦王第一时间发现,就能避免中毒。要想去味,也只能靠我这位毒术无双的小师弟了。秦王被燕王偷袭之时,身中此毒,根本无法指挥作战,以至于大军撤退的乱七八糟,几乎被全歼。可你有没有想过,他被千军万马围攻,万一死了呢?如今摆出这幅担心的嘴脸,假惺惺!”薛清浅是随军医师,眼睁睁看着赫连烬发狂,被无数人围攻。
  
  发狂过后,他便脱力昏厥。
  
  玄清背着他一路往外逃,最终也倒在箭下。
  
  他们是怎么活着出来的,现在回想,都是一场噩梦。
  
  欧阳蕙见这个女人,发现了其中奥秘。眼中的杀机,越甚。
  
  “杀了我,秦王也活不了。他体内筋脉逆行,血气翻涌,我用医仙谷的秘方才勉强压制。若是没了我的药,他立即就会走火入魔变成白痴,甚至爆体而亡。”薛清浅冷笑一声。
  
  欧阳蕙皱眉,“怎么会这么严重?”
  
  “那不是应该问你吗?”薛清浅反唇相讥,“如果秦王救不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欧阳蕙和她对视良久,最终还是没有杀她,脸色阴沉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