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ope体育网站_OPE体育体育游戏

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957章 给你取个名字,阿绛

第1957章 给你取个名字,阿绛

那血瞳男子看着她,没有说话,但是弯起唇角笑了笑WwW.КanShUge.La看样子是决定留下来了。
  
  白凤凰也很高兴。
  
  “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叫你,先给你取一个名字吧。”白凤凰抬眸看他,便撞进那一双醉人的血瞳。
  
  “你的血瞳真好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说文》曰,绛,大赤也。你就叫阿绛好不好?”白凤凰期待地看着他道。
  
  世人惧怕他的血瞳,有人偶遇他,看见一双血眸,便吓的落荒而逃。
  
  唯有她说,你的血瞳真好看。
  
  就叫阿绛好不好?
  
  “我听你刚才说话,好像有一丝秦地的口音,想来你以前应该是秦地人。秦地离这可有千里之遥,也不知道你怎么到了燕国。那你就姓秦吧?秦绛,喜欢吗?”白凤凰思考了一下,自语一笑,“秦绛,真好听的名字。”
  
  被命名的血瞳男子看着她笑靥如花,便不自觉的跟着重复了一句,“秦绛。”
  
  他记住了。
  
  这个名字,她给他的。
  
  “咦?你说话了!你喜欢我取的名字吗?”白凤凰惊喜地看着他。
  
  见她那熠熠生辉的眸子,他不自觉便跟着点头。
  
  喜欢的不是名字,因为是她取的。
  
  是她给这两个字,赋予了特别的意义。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怪物,与旁人不同,一双血眸。
  
  但她喜欢。
  
  她说好看。
  
  从此他也要喜欢自己的血瞳了。
  
  “太好了!本姑娘真是有取名天赋。”白凤凰开心笑道,“阿绛,正式认识一下。我叫花似月,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放心吧,跟着我,保证你不亏。”
  
  他看着她,也跟着笑了。
  
  安置完秦绛,白凤凰便回到自己的寝殿,宣御医过来瞧了瞧腿上的伤,并没有余毒残留,突然出现的幻象,可能只是她一时眼花。
  
  她也没看清。
  
  便没有放在心上。
  
  躺在榻上,白凤凰握着凤钗,思索着那凤凰二字,不知不觉便陷入梦乡。
  
  “我喜欢你,我看上你了,你这一生一世,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本王的女人。”
  
  “就算我一无所有,变成废物,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只要我没死,就会保护你。”
  
  “我有你,并不觉得孤独。”
  
  梦中,有一个人一直在她耳边说话。
  
  她努力想要看清那个人的脸,却怎么都看不清楚。
  
  他是谁?他在和自己说话吗?
  
  白凤凰努力地寻找这个声音传来的地方,不停的跑,不停的跑。
  
  终于,在那迷雾的尽头,她看见了一个人。
  
  那人一袭墨紫色锦袍,身姿挺拨,背对着她。似乎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他回转过头,一张英俊而熟悉的脸。
  
  秦绛!
  
  怎么是他!
  
  白凤凰刷地一下睁开眼睛,才发现,这是一场梦。
  
  “原来是在做梦。怎么会做这么古怪的梦,怎么会梦见秦绛呢。”白凤凰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掌心的凤钗,放在枕边。
  
  翻了一个身,打算继续睡。
  
  但这一翻身,便看见房梁之上,蹲着一团黑影子。夜色之中,一双血瞳,十分醒目。
  
  “啊!”白凤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条件反射一般将枕头扔了过去。
  
  房梁上的秦绛轻轻松松接住了枕头,然后一跃而下,颠颠地蹦过来,将枕头还给她。
  
  白凤凰看着他都懵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白凤凰惊魂未定,心悸症都要吓出来了。
  
  他不说话,就用那一双漂亮得不像话的血眸看着她。
  
  “你快回房间睡觉吧。”白凤凰抚了抚胸脯,说道,“大半夜不好好休息,出来瞎溜达什么。”
  
  秦绛看着她,嗖嗖两下,又跳上了房梁,闭上了眼睛。
  
  很显然。
  
  他要在房梁上睡。
  
  “出去出去出去!”白凤凰揉了揉眉心,深感头疼,“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和我睡一间房,知道吗?”
  
  秦绛不为所动。
  
  白凤凰便有些急了,“你这样,我可要不高兴了。”
  
  蹲在房梁上的人,这才睁开眼眸,看了她一下,思考了一会,嗖地一下跳窗走了。
  
  白凤凰这才松了口气。被人这么盯着,她可要睡不着了。
  
  ……
  
  这一夜,再没有梦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白凤凰睡了一个好觉。
  
  天光大亮之时,推开门,正要唤婢女梳洗,就见门口蜷着一个人影,正在睡觉。
  
  听见她的开门声,刷地一下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你……你昨晚在我门外睡?”白凤凰一愣。
  
  秦绛就这么看着她,那一双湿漉漉的血眸,惨兮兮的。
  
  “夜晚风凉,睡地上是要染上风寒的。”白凤凰语气里不由透着一丝心疼。
  
  秦绛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白凤凰伸手戳了戳他的脑袋瓜子,“你就仗着自己身体好任性是吧?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下次可不准在门外睡了。”
  
  秦绛任由着她戳,只是笑了一下。
  
  白凤凰拉着他进门,“别在风口站着了,进来暖和暖和。正好,我教你刷牙净齿……翠绿,翠绿,传两份牙刷……”
  
  她拉着他进了门,温柔和耐心,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
  
  一连数日,白凤凰都围着秦绛忙的团团转,整个阁楼的丫鬟们也是为了这位大爷忙的鸡飞狗跳。
  
  在她的精心教导下,秦绛基本上已经是个正常人了。就连筷子这么难用的东西,他都已经熟捻掌握。白凤凰隐约觉得,他以前应该也是正常的。可能是出了意外,才沦落山野。
  
  不过他还是不让别人碰,但对白凤凰,她怎么样,他都不会反抗和拒绝。
  
  而且几乎不让白凤凰离开他的视线。
  
  仿佛真的养了一只特别黏人的大狼狗一样。
  
  白凤凰也接受了他的如影随形,只要不半夜出现在房梁上就行了。
  
  “郡主,奴婢昨日夜起,发现秦绛公子还是睡在您的门前,天亮才会走。”翠绿禀报道。
  
  白凤凰一愣。她后来早起再没有见到他,还以为他回自己屋里乖乖睡觉。没想到竟然一直悄悄地守在她的门前吗?
  
  这家伙,真是拿他没办法。
  
  “把暖阁收拾出来,免得他天天睡地上。”白凤凰有些无奈说道。
  
  暖阁,就是她寝殿旁边的小阁,和寝殿只隔着一层木板。这原本是给守夜的丫鬟们准备的。白凤凰叫一声,暖阁里便能听见,十分方便。
  
  但白凤凰不喜欢这么折腾人,都让丫鬟们自己回厢房里好好睡觉。
  
  她夜起喝水什么的,都自己来,用不着人这么精细地伺候。
  
  便一直空着。
  
  如今正好派上用场了。